距川普主政以來首項重大選舉僅百日之際,種種跡象顯示,在2018年期中選舉中,川普是個難以預測的重大變數

川普在社群網站和助選活動中未經深思的言論、引人非議的移民和外交政策、對特別檢察官穆勒調查通俄案的持續批評,令共和黨候選人大感頭痛,並提供他們的民主黨對手砲轟的彈藥

川普的這些爭議,使得民主黨初選投票率增加,給予民主黨11月奪回眾院主控權的希望

維吉尼亞大學政治中心主任沙巴托說:「川普對2018年選舉最大的影響是鼓舞民主黨和其他反川普選民參與投票,通常民主黨員,尤其是少數族裔和年輕選民,在期中選舉的投票率,不及白人和老人選民,即共和黨基本盤的投票率

但是如果目前趨勢持續不變,11月選舉中,民主黨選民投票人數將超過共和黨選民,因為他們決心表達對川普和共和黨的不滿

」 雖然川普自以為是、堅不退卻的競選風格,在美國政治史上獨一無二且引人爭議,但無礙於全美各地候選人在選戰中東施效顰

這些候選人擁抱川普及其主張,促使兩個政黨走向極端化

在選戰期間,共和黨候選人不斷倡議川普的「興築邊界圍牆」的主張,民主黨候選人則大力呼籲廢除聯邦移民和海關執法局(ICE)

此外,川普政府的決策和優先施政,對全美各地的選情也產生實質影響

共和黨候選人雖然希望將大部分時間,用來吹噓川普的最大立法成就─減稅法案,但事與願違,他們發現,自己得不斷地為川普的貿易、移民政策和不按牌理出牌的外交政策辯護

北達科他州民主黨候選人海蒂‧海特坎普即利用選民擔心與中國爆發貿易戰爭,作為攻擊共和黨對手克拉莫的焦點

team
team
team
team
team
team